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激情小说  »  【南半球艳事】(06)【作者:harrys(杀人王)】
【南半球艳事】(06)【作者:harrys(杀人王)】
字数:956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(6) 〈暗娼。曝露〉咖啡店里。

  「啊…」滚烫的咖啡,被溅到Tiff和我的围裙。

  「无事嘛?Tiff?」我安慰着Tiff,一边收拾着凌乱的地面。
  「What『sup?Oh,dear,areyouokay?」UncleStephen听到我们的惊叫,一个箭步走了过来。

  「justalittle,don『tworry,Iamfine…」Tiff一边跟Uncle道歉,一边陪我一起清理地面,眼神却有点闪烁,一边看着快到下班时间,挂在墙上的大钟,满头冷汗,同时彷彿心事重重。

  Uncle一脸若有所思的看着我们…

  是的,我们都已经染上毒瘾了;这是成瘾后的症状,同时性欲也开始绽放。
  在我和Tiff被轮奸到接客,相隔这数个星期,我们就是这样渡日,如在炼狱一样。他们都算好我们需要药物的时间,让我们在白天仍可以一个正常的女学生上课实习,但只要到下班前的十五分钟,我们的症状就会开始侵蚀意志,然后就会「自觉」地听从他们各样的命令。

  我们就这样一直被阿中他们「信守承诺」的玩弄。平日除了上学与到咖啡店实习外,就是做他们「爱做的事」,而我们的反抗完全在毒瘾的发作下,变得完全无效。在一针又一针的毒品注射以后,我们乖巧得像只真正的母狗。

  总之,每日上课以后,就是到咖啡店帮忙,帮忙以后我们就开始接受「调教」,然后开始到外面「见习」,我们已经成为了学校里的暗娼。

  据阿中的说法,这就是对我们不断的训练,以便将我们送进火炕。为他们赚进更多的金钱,以及欣赏着两个正经女孩的淫秽堕落。他还特别对Tiff说:
  「我最喜欢你为我做暗娼的样子了,淫荡Tiff越淫,阿中就越爱。」
  「越淫越爱」,可怜的Tiff像被催眠一样,堕落得越来越深,还越来越能接受命令,跟我所认识的那个乖巧少女,已判若两人。

  「我…我,阿中…Givememore…Iwantbeahookernow…」在我和Tiff又被一群不认识的各式人等,於房间里狠狠的插进双洞同时,游移在昇天境界的Tiff,却享受的对着正监视自己的阿中吐出令自己「情郎」喜欢的句子。

  「贱货,这还不行呢,你们还不够淫荡,还放不开。」

  「啊…怎样才算放开…」Tiff不解的看着阿中和Alex。

  「Bitch…offyourclothes,gooutside,likeastreet,letwetakethephoto,andgetthefuckwiththestranger。」Alex一边享受着我的口交,一边插口笑道。

  「ok…letmeandkomigetfuckoutside…outthetown…ahahah…Iam…NO…」Tiff说出令所有人都听到笑掉大牙的满意对答,然后再次被精液灌进初熟的子宫,继而引发无尽的高潮。

  「贱货,想做鸡就要好好学学,Janice,letthemstudyalesson。」在阿中的命令下,这时候之前玩弄明慧的台湾男,将一个女孩从房间里带了出来,她的嘴角有两行清晰的乾涸精液的痕迹,丰满的乳房上满是瘀青与吻痕。白色混浊的精液正从女孩没有半根毛的阴道里流出来,因为没有阴毛的遮蔽和阻挡,精液直接从女孩的阴户滴落在地上。

  「thisslutnameJanice。」Alex对着我和Tiff介绍,「Sheisourprofessionalcock- sucker。 」
Alex的话音刚落,厅里的其他男女都淫笑起来,我当然认识这个女孩,就是之前在沙滩浴间,给Alex和阿中玩弄得像只母狗的台湾女孩。

  而在我们旁边跪着的Janice,彷彿已习惯这群胡天胡帝的男女霸凌,目无接情的低下头,准备对我们进行新一轮的调教。

  Janice顺从的跪在台湾男面前,双手捧着台湾男的肉棒,Janice将还没勃起的肉棒托在双手里。然后伸出粉红色的舌头,轻轻地舔弄开始发紫的龟头。

  「嗯,真他妈的舒服,贱货甄,好好教啊。」台湾男非常享受的按着Janice的头部,控制着口交的速度。

  「这个婊子的吹箫功夫,可是我们这么多华人贱婊当中最好的一个,你们给我好好看着,要认真学。不然以后你们给那些老黑白人侍候不周的话,嘿嘿…」
  Janice柔软的舌尖,开始在那男人的龟头上一边轻轻地舔舐,一边慢慢地打圈,这样温柔的刺激使台湾男非常享受,满意地用手抚弄着Janice的秀发,一边淫笑着说:「这个婊子的舌头就是舒服,也不知道是给多少个男人吹过箫,才学会这几招。」

  这时候Janice开始用双手,套弄着台湾男的肉棒,一边用她的舌头灵活地舔着龟头的各个部位,在她双手和舌头的刺激下,台湾男的肉棒越来越巨大,而Janice则用舌尖挑逗似地轻轻舔了两下,用着无辜女孩的眼神看着台湾男,再慢慢张开小嘴,用嘴巴包裹住巨大的火炮,不断吮吸起来,同时,从她脸腮可以看出,她的舌头仍在舔着男人的阴茎,还不停地绕着肉棒转圈。

  在美艳同乡女孩的侍奉下,台湾男忍不住射精了,把阴茎从欧阳玫的嘴里小心翼翼的抽出来,让自己的精液都被Janice毫不犹豫地吞下去。

  「恩,不错,真是个会口交的贱婊子。」台湾男看着Janice吞下他腥臭的精液以后,重新像母狗一样顺从地四肢着地趴在地上,满意地评价着。
  「对了,专业口交女,告诉那两个女的,给人家吹箫最重要是什么?」
  「…是,最重要就是服从,男人想射哪里就射哪里,我们的嘴巴还是脸都可以是便厕,然后都要吃进肚子里…」嘴角有着一丝残余精液的Janice,一脸凄然的对我们说着。

  「你们都看到了吗?要好好地学。这样才能让客人满意,也才能赚多一点钱,不然毒瘾发作你们就变母猪了。哈哈哈…」

  「Hey,doesitnow,Trainee- cocksucker! 」
Alex喝令发呆的我,我只好模仿着Janice,一边微微地抬起头来,用着侍女的眼神向上看着Alex,细心的舐弄着面前巨大的洋肠。Alex则一边用麦克笔,在我的锁骨下方写上「Trainee- cocksucker,madeinHongKong」的字句。

  看着我毫无羞耻心地用嘴包裹着男人的阴茎前后套弄着,还被屈辱的写上「见习口交女孩,香港制造」的字样,在药效和引诱下的Tiff,也完全忘我的为自己情郎吃着鸡巴,我不禁偷偷看着发情的Tiff,从Tiff腮帮子里的蠕动可以看出,她的舌头也在不停地舔舐着阿中的龟头和阴茎,而阿中则满意的抚弄着Tiff的长发,不断继续接受性奴女友的服务。

  而我主动的包裹、舔吮中,柔软的嘴唇紧紧包裹着他的阴茎蠕动着,像吮吸珍珠奶茶一样吃着「洋肠」,然后用着湿润的舌头缠绕着。

  「oh…」Alex舒爽的低叫,带着舒畅的表情,把精液倾泄在我的嘴里,在Janice的指导下,我主动地吞咽了射在自己嘴里的精液,一边将她指导,淫秽的把Alex的龟头上,残留的精液舔得乾乾净净。

  「肏,港妹还真她妈会学,这么快给Alex哥吸出来了?很好,可以出去接客了,不过接客以前,港妹,先在学校『实习』一下吧。」台湾男一脸惊讶着我的「学习能力」,一边走了过来说道。

  「什么?!」我对「实习」和「学校」,不禁感到一丝的恐惧。

  「放心,Eileen她们会安排好的了,你不晓得她们在学校也是婊子么?」阿中笑了一笑。

  「Don『tworry,Komibaby,twochildren,just18,youwilllovethem…」享受着男人们群交「三通」的Eileen,吐出了一个白人的肉棒,然后不怀好意对我们说着;我这次将要「单独接待」

  的两个「客人」。一边像虎狼之年一样的青熟女坏笑着我们之间的勾当…看来这两个「小鲜肉」将会令我一试难忘。

  「好啦,该轮到我了,港妹,出去给人家干之前,先给老子我舒服舒服,看你是不是真他妈的一次上手…」台湾男强按我的头,扯起我的长发…我再一次张开了嘴巴…

       ********************

  翌天,学校。

  洗手间里。一个女孩正在洗脸盘,呆看着自己的脸庞。一条黑色低胸无肩带的裙子是她今天惟一的衣着,露出了完美性感的香肩与锁骨。

  贴身的裙子令这个女孩有娇小的胸部露出了半截,裙子也刚好遮住她的臀部,配上平日的打扮,里面还配「被」性感打扮了一番-一件黑色蕾丝,也是无肩带的内衣。

  这个就是我,美仪。

  「米,要去上课了。」Tiff走进来,对我说。与我平日衣着不同,向来只有长裙或长裤的Tiff,今天穿得也是性感得吓人,一件小可爱配上牛仔热裤;丰满的双峰已被内衬的「Voda- swim」比坚尼挤压下,形成深不可测的事业线,一个童颜巨乳的女孩就这样和我走进教室。

  按照安排,我和两个单男将在最后一节以后,於教室附近的研究室「约会」,而两位单男小鲜肉的首先会在课室内「旁听」我们的课程;今天的课程由於是以酒精类饮品为主题,故此Eileen在课上特别带了数瓶价格不菲的红酒,然后在下课前,和大家共饮。

  在酒精作祟下,我逐渐失去女人的道德感和矜持,看着两个已渴望我肉体渴得如狼似虎的欧洲男人,我便提早了五分钟,走到安排好的研究室。

  昏沈的欲望正不断随着血液和热气涌至全身…我突然明白了些什么,Eileen送给我喝的红酒杯,只有我一个人喝过,里面肯定又被下了奇怪的药物。
  春潮正在不断的萌发,我缓缓将短裙的扣子打开,露出雪白的肌肤和娇小的乳房,莫名的兴奋已充斥了我的肉体,粉红色的乳头也硬了起来,阴户也不断的流出了淫水。双手不断的在乳房上抚摸,从乳头开始,慢慢的抚慰着乳房。嘴巴则乾涸得整天想着能有一只肉棒插入,像那些男人对我和Tiff那样,粗暴的灌进源源不绝的精液,在酒精和媚药的挥发下,我完全陶醉在自慰的快感。被调教得淫秽兴奋的胴体,随着快感的电流不断挖弄已然泛滥的肉穴…

  俨如一辈子的五分钟里,我终於好不容易的等到下课,由於是全日最后一节的关系,同学们很快都已解散离校。而两个小鲜肉欧裔男生,像是两头凶猛飢饿的狮子的进门。

  「hi…girl…」其中一个腼腆的对我哈啦了几句,看来他们两个并不是嫖客里的老手,而是初进欢场的「细路哥」;无奈的我,在药物的刺激里,半睡半醒的示意让他们两个进来研究室,然后二话不说就把他们带往这间设备俱全的研究室-浴室里,为他们宽衣解带,做着「陪洗」的功夫。

  透过落地窗玻往浴室里,两男在我的帮忙下,很快便将自身衣服都褪去,然后他们也是七手八脚,快速的扒光我身上的衣物…享受着我温存的两男共浴,双手也开始自动自发的在我身上游走,跨下的洋炮,也不时在我的穴口磨蹭起来。
  虽说他们的功夫并不纯熟,但我在他们的要求下,都开始亲嘴起来…然后将自己的双腿摊开,任两男抚摸、搓揉着娇小的双峰…在Janice、Eileen之前的指导里,尽量让自己嘴里发出呻吟及娇嗔,然后呼吸急促,让客人感觉自己已是一个期待他们插入授精的浪女。

  「MayI?」擦乾身子以后,我被这两个白人男生扶到单人床上,我们三人的舌头,分别交融在一起;其中一个男孩腼腆的低下头问我,一边看着我的阴道。

  我彷彿知道他想做些什么,便下意识的挺起已无阴毛的阴穴,让他将自己的私处一览无遗的看得清楚;这时候,一道湿润的东西侵入了自己的身体,原来他在给我的小穴口交,痕痒的感觉獗得我把臀部挺的更高,露出两片肥厚的阴唇~淫水也顺着阴唇流至大腿下。

  当我继续帮他们两个套弄着肉棒的时候,其中一个男生竟然直接将精液射到我的脸庞!

  「…sorry,I『mvirgin…justaboy…」这个男孩叫Tom,红着脸跟我说出真相。被射一脸的自己虽然有点忿恨,但被他天真的脸庞,以及联想起男友曾跟我说「派报纸」的笑话,逗得我不期然的笑了一笑…只好再次一边用手帮他们两个套弄着初经人事的肉棒,一边注视着他们的肉棒再次膨胀坚硬起来。

  「that『snomind…givememore…」我使坏的逗弄着这两个处男男孩,然后开始扶着后方男孩的巨屌,套上保险套后,缓缓的让其插进自己的肉洞,被小鲜肉侵入肉体的自己,像一个淫妇一样呻吟起来。那个没有告知我称呼的男孩,没多少经验的肏弄起来。

  而Tom在我「训练有素」的技巧下,任由我把他的洋屌,送入自己口中,然后快速吞吐起来,配合着肏奴节奏一前一后,第一次主动求爱的3P就这样在自己身上发生。

  在我的指导下,两个小鲜肉,不断的变换体位,单穴双插、上下夹攻、深喉咙、玩着夹心三明治,一个接一个的保险套承满了初生的精液,饱满的随意放置各处。软趴趴的洋炮,不久随着惊人的气力,又再度硬举,然后又是抽插,不断双双射出白花花的精液,而我的花心,随着男孩们的强力开发,朵朵开颤抖不已………

  「fuckme…kiddy…fuckeldersister…sissylovesyourdick…sohorny…ah…姐姐俾你地插得好爽,姐姐入面就快俾你地插死啦…用力呀…Givememore!!!」而两男好像失控的野兽,两支大屌不停的在我身上找洞插,淫面对两男强而有力的巨屌撞击,我也将满是骚味的小穴挺上,任由两男巨屌轮番攻击,发出「啪啪啪啪啪」的撞击声。两个男孩见状,自然更是淫兴大起,加足马力快速抽插。

  最后,在一阵天摇地动后,Tom终於弃械投降…这一次他再选择在我的脸上喷精,喷的我满脸都是精液,过多的精液顺着我的脸蛋,滑落到地上。

  另一个男生见到此状也受不了了,持续抽插的他突然拔出,然后抽出保险套,一手托着巨屌、一手拉着我的头,示意我打开嘴巴,腥臭的精液和胶味…就这样一股脑灌入我的食道!不断将精液吞进肚里…

  「oh…cumshot…"两男看着我吞精的表现,此时被双男小鲜肉轮番奸淫后的我,全身变成可怕的枣红色…连对性爱不熟悉的男孩们也知道,这是爽度满分,性欲漫溢的表现。

  就是这样,我第一次的接客,就在这样可怕的场面里落幕。本来「每人一Q」变成「两句钟任do」,我不禁担忧以后这里的男孩会怎样看我…

  「Komi…youaresonice…yourskilloverimagine…」各自躺在地上的我们,Tom一边温柔的看着我满是精液和香汗的胴体,一边对我的身材、床上功夫讚不绝口。

  「Youcanplayagain…Iwillgiveyouagoodservice…」由於Eileen她们的教导,主动邀约是必不可少的技巧,我对着这双男小鲜肉说着,下次姐姐跟你们两人出来干炮就好…只是残余的羞辱感,仍令我红满了脸。

  「haha…wewillcomeagain…butwewanttofuckyouniceclassmatenexttimefirst…whataboutgiveusafoursome…」他们一边收拾着行装,一边对我说着更淫乱的计划,让我和Tiff之后一起来接待他们…

  「Havefun?Kiddy…」这时候,Eileen带着Tiff和Janice敲门,Eileen像妈妈桑一样走到研究室里,询问「客人」的意见。

  「Sure…yourChinesegirlissohot…weshallreturnagain…」男孩们一边笑着,一边把数张澳元钞票,放到桌上;Eileen笑一笑,便让她们回去了。

  「Whatyoufeel?Slut- Komi,youaresohorny。」Eileen对着我说,一边拿着平板电脑,放映着一些短片;原来是我刚才自慰,以及和两男「激战」的片段,研究室的一举一动都被她们控制偷录了,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她们拍下自己性交的片段,但连接客都被拍成影片,我不禁悲从中来,流下两行清泪。

  「Oh…Komi,don『tbesad,notonlyyoubeanactress,yourfriendtoo,justfootageaboutsextrade,whateveryouarealreadyaslut。Youshouldloosenupandenjoysexmore…Ithinkyouarenotgettingenoughathome。」Eileen看到我流泪,一脸摇头,然后继续要我接受已经准备成为妓女,甚至已是妓女的事实。

  「followwithJanice,Ifindshecanhelpyou」Eileen点一点头,Janice会意,然后Eileen便带着钞票离开了研究室。

  「Komi,先把衣服穿回去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」Janice冷淡的命令着我穿衣服,然后走出研究室。

  我不敢违反她们的指令,只好一直跟着Janice,原来她特别带我到学校的后花园,这时候,我却发现平日人迹罕至的花园里,不止我们两人。

  是霞子和Tiff!

  「Komi,把裙子脱掉吧,暴露你的身体。」已经看得见裸体若隐若现的霞子发现了我,她便走过来,然后故作轻松向我说道,这是她在我由被迷奸,再成为暗娼以来,第一句对我说的话。

  「…什…什么?」我听着霞子的日式英语,然后脑海重複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与字句;端庄娴熟,有着火辣身材的日本女孩,竟会说这样下贱不堪的话?!

  「是的,我们都是贱货;母猪不穿衣服是很正常的,看Janice这么快已忍不住脱光光了。」霞子的灵魂深处彷彿产生了无法抗拒的念头,对我继续说可怕的语句,而Janice则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衣服通通脱光,还抛到远远的花丛当中。被环境牵着走的我,性欲也开始随着淫秽的对话动作,和毒瘾的发作,再次佔据了上风。

  「可是…这个真的不可以…让我以后怎么见人啊?」我在做最后的挣扎。
  「傻瓜,Tiff刚才都已经试过了,还野外自慰呢,就只有我们看到。」霞子一边说着,然后已经全身裸体的Tiff和Janice,已二话不说的把我带到公园的后楼梯,然后将我的衣服通通脱光,霞子也跟着照做,把原来已单薄到可看遍整个裸体的连身白纱裙脱掉。还没试过在野外暴露的我,不禁用手挡住自己的身体,然而纤细的双手只是令我的胴体变得更成诱人。

  Janice笑笑的看着窘困的我,然后一边走到霞子的面前,用手托起霞子的乳房,一边对霞子说:「嗯嗯,你的乳房真的好美,难怪Alex他们这么喜欢干你」,「是的,希望大家喜欢我的肉体,我愿意做妓女,当AV女优。」
  「还是Tiff够乖,这么快已经习惯暴露了。」Tiff被霞子说了一句,清纯无邪的脸蛋顿时一红,然而看着我的她,表情和动作却马上显出本质已变成一个喜爱暴露的变态痴女。

  「Tiff,你朋友看来还是太保守了。」用了啊……再怎么挣扎都跳不掉了……「

  我们在女孩们的众目睽睽下,依然一丝不挂的拥抱着,不断接受着同性的视奸与随拍。我呆呆的望着陪伴我的Tiff,我的眼里充满了忧郁和绝望。
  「米,对唔住…」

  「唔…唔关你事既…」

  「我知阿中系个坏人,但我竟然仲俾佢同你…」Tiff一边暗泣着,然后紧紧的将我抱住,舌头开始伸出…舔弄着我疲惫的肉体。我被Tiff的行为彻底吓倒,但却无力反抗。

  「对唔住…我忍唔到…」Tiff轻柔的抱着我,我宛若看到这些日子里,一个又一个男人压在身上交合……

  男人…肉棒……做爱…口爆…中出…内射…

  那些令人兴奋的画面开始充斥在我的脑海,下体的花房开始微微抽搐,淫汁渐渐分泌加快。

  我们就这样一个向前走着,沐浴着周围所有人惊讶的关注,心里的羞惭慢慢褪去,身体和大脑内的神经同时开剧烈始燃烧起来,之前被负罪感摧残的羞愧感已经变成无尽,期待男人们发泄我们淫秽胴体的欲望。

  那些黏在身体上的热辣目光开始让我和Tiff感到既害羞又享受,在众人面前暴露自己身体的念头变成了欲火的催化剂。「已经这样了!还有什么在乎的呢…」霞子和Janice的说话,不断在我的脑海里浮现,心中也不由自主冒出了这样的念头…念头,也终於变成了一对双龙头和塑胶玩具,成为了事实。
  「差不多了…」Janice用着假阳具,不断的用后入式,让我像母狗一样,被挺进我的体内。另一边霞子就用着相机,拍着一张张我们的艳照,另一边也用同样的方式,玩弄着Tiff。

  「米,D相影得好好睇,我好钟意见到我地都咁淫,阿米好多水…」Tiff已被同性玩得像个荡妇,不断说着疯狂的幻想。

  「我都系啊…四个女仔一齐玩…好爽…」

  「send俾你条仔睇啰好唔好…用我黎帮你…你就唔驶惊佢无得发泄…」
  「下…啊…Tiff…」

  「我send啦…哈哈…」Tiff一边拿着我的手机,一边自拍着…
  从那天起,我们两个每天晚上,都会被送到黄金海岸的一家地下妓院,在这家妓院里,只要消费一笔不多的钱,就可以将我们带上酒店开房三个小时,至於多少人玩我们,阿中跟老闆他们都一律不管,只有一个条件,就是必须戴上安全套,以及不能将我们玩死。我们就这样,成为和霞子、明慧、芷婷她们那样的妓女,每天都有少则五、六个,多则甚至到三十多个男人,将我们毫不留情的玩弄;我们生意都各自不错,倒是明慧脾气比较倔强,这也令她受到更多的苦头,被媚药不断的调教下成为理智日渐缺失的母狗,而一直哀求不要染上毒瘾的芷婷,现在却变成最需要注射的女奴,不断为欠下更多的钱债,而选择服用媚药,甚至主动拍摄A片和「专职接客」,疯狂的用肉体来忘却痛苦与淫秽的金钱…

  在这个地下妓院里,除了我们以下,还有许多外国女孩都被卖到这里的酒店与赌场,被迫卖淫。我和Tiff就这样成为了阿中他们的摇钱树。一个又一个,各式人等的雄性动物,把他们粗壮的阴茎野蛮地插进我们的阴道、嘴巴、子宫甚至是肛门里,而毒瘾将我们带进地狱与天堂,不断的来回疯狂的旋动交战,也让我们忘却自己身体已被暴露和性爱充斥满是污辱的事实。

  「听说你是个暴露狂,是吧?」一个操着中国口音的恩客,正拿着我的裸照,一边肏着我问。

  「嗯…嗯…好看么?」

  「哈哈…好看啊,做我的性奴好不好?主人只会给性奴肉棒,然后他妈的给你钱,把你给包了…」

  「好…主…人…啊…请给我…肉棒…」听下这句话后,我操着国语疯狂的回答着,男人兴奋的脱下裤子,膨出饥饿已旧的肉棒,让我一边呼叫着男人的肉棒,让肉棒深深地刺进了我的肉缝里,随着抽插的空隙,淫水飞溅。

  「啊…啊…爽死啦…插进来吧…」我的脸庞兴奋而发红。土豪男更快肉棒的抽插,高潮一浪接一浪地推到我的深处,随着节奏我只有开始忘我高声的呻吟。
  「肏死你这港妞,他妈的出来还接客,真他妈的是洋母狗…没点儿爱国啊…肏死你…」快感的电流不断冲击着身体每一个部位,我已被这个陌生男人征服,为了性爱和金钱继续出卖自己。

  「啊…啊…啊…」越来越快的抽插,伴随着越来越快的叫声。乳房有规律地一晃一晃,让我更加使劲地插进去,直达子宫,保险套里不断射出一沱沱的浓郁精液。

       ********************

  「出卖身体的感觉爽吧?」

  「请玩我,求你,求求大家…买我钟可以吗…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9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